首页 > 百科投稿 > 文章详情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

日期:2022-09-20 12:34:35作者:佚名人气:+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

纪念赵孟頫逝世700周年专题

——赵孟頫的秋声

秋天是一个富有诗意的季节,能引发许多思考和怀念。今年是赵孟頫(1254年10月20日—1322年7月30日)逝世700周年,围绕其人其艺的研究、讨论一直热度不减。因其身世遭际特殊,内心复杂矛盾、敏感多情的艺术家气质,时时流露于其诗书画中,其中尤以“秋声”为著:其诗状秋景、写秋情;其借古人之酒杯,浇心中之块垒,书杜甫《秋兴诗》、欧阳修《秋声赋》、潘岳《秋兴赋》;其画《鹊华秋色图》描绘秋的清旷高洁……这些独属于赵孟頫的秋天的兴味,成为解读其人其艺的一个剖面。书法报特邀书法学者、作者以笔墨抒怀,从赵孟頫诗书画中寻绎“秋声”。

——编者

纪念赵孟頫逝世700周年

专题(上)一览

◆ 一个人的秋愁 ■ 朱以撒

◆ 侧身天地一儒冠 ■ 侯军

◆ 读侯军《天地儒冠歌》有感——兼为赵孟頫逝世七百周年作 ■陈浩

◆ 鹊华秋色 永驻人间 ■ 吴梅影

◆ 郁郁苍苍写秋声/读赵孟頫行书《秋声赋》卷 ■ 王堂兵

◆ 赵孟頫《汲黯传》临习心得 ■单公俊

◆ “大俗大雅”的坚守 ——以赵孟頫《湖州妙严寺记》风格创作有感 ■ 郭裕文

◆ 赵管留韵——各地书家以赵体书赵诗,以礼敬700年前的翰墨风雅

一个人的秋愁

■朱以撒

又是一年秋风起。看了一篇文字,其意是赵孟頫四十多岁经过华山、鹊山,如果待下来不走了,不往大都那边去了,那他的诗风、书风会不会有其他的变化?因为他还有二十多年的时光。如果一位南方人,他始终呆在南方,对于秋日的景致,感觉还是与北方人有差异的。秋日的南方依旧万卉殊态,与夏日并无二致。但北居者已经觉察到秋日的清寒,肆于笔下,成为内在情性的托寄。南方的四季通常是草木青翠郁郁葱葱的,是北方草木的枯落,使文士迅速展开了秋愁。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3)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4)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5)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6)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7)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8)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9)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0)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1)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2)

赵孟頫行书杜甫《秋兴诗》卷

元至元十九年(1282年)书

规格 23.5cm×261.5cm

上海博物馆藏

由于赵孟頫的身份、经历为人所知,围绕他的诗来论说,也就不免从他的身世说起,再说变故后的人生。这样因人释诗当然不会有错舛,却也没什么自见。知人论世,似乎都要如此这般结合在一起才算有据可援。这么一来,赵孟頫的人生也就成了一个大筐,往里边投放即可,譬如紧扣他的人生,把他的人生烙印嵌到诗、文中来解读,那就变得简单教条,索然无味,完全忽略诗、文自身的美感,使人不能有更多的想象,不能产生破坚发奇、无理而妙的意外。诗文解读是不是都要囿于人生、围绕人生来解读,显然是无一定之规的。诗无达诂、书无达诂,理应如此。

文士于春秋两季尤触情性,尤其是秋辞,比春辞明净爽朗,还有一些被秋风吹裂的缝隙,塞满愁绪。任何一个寻常的文士,在古典的岁月,对于时光的流逝,尤其是消逝了一大半的秋日里,都会自觉地阐发,或深或浅,或长或短,表达对于秋的感慨。这和现代栖息在高楼林立空间里的人全然不同,他们接触草木,虫鸟,河声岳色,敏感之至。我们通过悲秋的文辞,看到古人的内部世界的脆弱和复杂,也看到他们在外部世界中的无奈和惆怅——积累了春、夏两季的愁苦,此时逢秋,风起色变,一下迸发出来。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3)

赵孟頫行书潘岳《闲居赋》(局部)

无书年款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作为文士,总是要有一些可感的、可宣泄的契机,秋日至,正其时矣。它们被文士及时地记录下来,它们可能就是我们平素看不到的,小可怜、小遗憾、小感伤,都因为小而特别饱满。不必言说诗人身份、地位,只当是一个无名文士寄于世上的一抹痕迹。不妨说,没有这些痕迹,我们无从比较出今人与古人在面对秋色、品咂秋意、迎迓秋风时的差异。

记得有一位研究者找了一个很独特的角度,即精神创伤书写,研究英国女作家伍尔芙的作品。我以为其合理之处在于,人的肉体和内心都是有创伤的,尤其是精神成长过程中,必然有创伤于其中,王羲之有创伤,颜真卿有创伤,苏东坡有创伤。大创伤、小创伤,不可能是完好无损的。尽管时日飞逝,有的人的精神成长史很辉煌,忽略了曾经的伤痛,后人也难以还原和再现,但在当时的诗文中,不能不体现出来——对于一位有感即发于笔下的人来说,完全可以溯流寻至。

人之于创伤,一是隐忍,二是纾解。如阮籍,算得上隐忍的高手了,很多创伤只能遮掩着不为人所知,让它们烂在肚肠深处,只是感叹:“终身履薄冰,谁知我心焦。”如果一位精神创伤的文士,又肯以诗文面对世界,我们还是可以从诗文中看到他是如何释放伤痛,尽管难以化解困境,也于治愈创伤无济于事。但是它作为宣泄创伤的一种形式,凝聚了他对人生际遇的真切诉求,确实能使读者窥探其中的成因,体验忧思之美。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4)

赵孟頫行书苏轼《后赤壁赋》卷(局部)

元大德五年(1301年)书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对比其他文士来说,赵孟頫的纾解方式可谓比同时代文士丰富。才华超常,兼精诗文书画,可任意驰遣其中一项,亦可合而为之,多样融通,表达复杂的创伤性意象。在他如此之多的秋诗中,以伤怀为载体,秋日意象是向下的、向晚的、荒凉的、残破的。在这里,取《至元壬辰由集贤出知济南暂还吴兴赋诗书怀》诗,就可以梳理出赵孟頫的某一些向往。

五年京国误蒙恩,乍到江南似梦魂。

云影时移半山黑,水痕新涨一溪浑。

宦途久有曼容志,婚娶终寻尚子言。

政为疏慵无补报,非干高尚慕丘园。

多病相如已倦游,思归张翰况逢秋。

鲈鱼莼菜俱无恙,鸿雁稻粱非所求。

空有丹心依魏阙,又携十口过齐州。

闲身却羡沙头鹭,飞去飞来百自由。

这首诗劈头就是怨叹。一个人京国蒙恩五载,不感激豪荡,反而认为是一个错误。这是赵孟頫一个无法摆脱的大愁,此后的许多忧愁,真要寻根,都可寻绎于此。这个死结无从解,日子也就只能这般过下去。尽管赵孟頫表达了仕途厌倦,疏慵政务,身心如一个多病者那般羸弱,却不能解脱,徒生羡情——想当年晋人张季鹰在洛阳为官,见秋风乍起,便想起家乡苏州的美味鲈鱼,马上化为行动,弃官回乡了。而今又是秋风乍起,鲈鱼、莼菜一如既往地鲜美,自己也有张季鹰这般念头,却也只能是念头而已。真不如一只沙头鹭飞来飞去,一啄一饮,何其自由自在。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5)

赵孟頫《鹊华秋色图》(局部)

元元贞元年(1295年)作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一个有精神创伤的文士,有时似乎不作痛了,可秋风干裂,还是再一次撕开创口。这就是一个人在秋天里的现实。

赵孟頫的不少秋诗,似乎都是在夜里完成的。一个人长夜无眠,意示着思虑不息,侵入了本该安眠的时段。这种引导,阅读者相应地想象秋夜里一个文士是如何孤独:“秋风动林叶,夜雨滴池荷。孤客睡不着,乱蛩鸣更多。”“徘徊白露下,郁邑谁能知。”“夜久不能寐,坐来秋意浓。”“念子已独寐,无人相与言。”“披衣步中庭,仰视河汉白。”“隐忧从中来,起视夜何其。”“雨声滴夜清漏长,朱帘金幕浮新凉。”“兴逐秋风发,愁随秋夜长。”如此等等。一个人在万籁俱寂的秋夜里醒着,坐起来,听着风声雨滴,蛩唧鸟鸣,他的愁思有多少。愁思说起来是俗世中人都具有的,没有谁可以超脱俗世而蹈虚超逸。于是各自化解。有的化解了,有的永远都不能化解,赵孟頫就是这后者,郁积成大。从另一个角度看,赵孟頫也给后人留下了愁绪中的修辞之美,凄清的、哀婉的、无助的——看不到内心的振作,或者追求,只能循此辙轨继续下去。当然,他也有开心的秋日,在《秋日即事》中写道:“今日秋色好,天高景不暄。清飙动林薄,凉意满丘樊……”可惜的是,开怀转眼消逝,愁云弥漫上来。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6)

赵孟頫《汲黯传》册页(局部)

赵孟頫的秋诗和他的书法,美感截然不同。他的书法如同烂漫春色,清风拂柳,蛱蝶穿花,很有一点贵妇气度,也有端人佩玉的韵致。书法作品的欣赏让人感到他处优履闲的适意,标会兴举的潇洒。春风得意,欢悦无量,尽从笔端溢出。按某些惯常说法,易代之际,人生有大变故者,字法理应如朱耷、傅山那般,奇点、怪点、扭曲点、不循常轨。但套用在赵孟頫身上就不灵了。他走在一条纯正的通途上,是可以修己安人的那种气度。这也说明每个人都是独异的,只能按个案说道。

经典的奇妙之处就在于它能作用于每一个时代的人们。对赵孟頫的书法的体验,是有普适的美感的。而他的秋诗,却达不到普适的效果,只是少数人的兴致,在拨开语言的外壳时看到了世道人情,看到了一个值得悲悯的文士——这比阅读他的书法,会有更深刻的意味。

赵管留韵

——各地书家以赵体书赵诗

以礼敬700年前的翰墨风雅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7)

曹元伟 行书赵孟頫《和子俊感秋五首之一》小品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8)

樊利杰 行书赵孟頫《次韵冯伯田秋兴·其一》中堂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19)

雷径直 楷书赵孟頫《晓起川上赠友》中堂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0)

张利安 行草赵孟頫《次韵冯伯田秋兴》二首条幅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1)

彭双龙 行书赵孟頫《古风十首·其六》中堂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2)

朱宇华 行书赵孟頫《和子俊感秋五首·其二》中堂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3)

刘宏卫 行书赵孟頫《次韵子俊》中堂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4)

姚宏宇 行书赵孟頫《和子俊感秋五首·其三》扇面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5)

李锐 行书赵孟頫诗二首小品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6)

张军 行书赵孟頫《和姚子敬秋怀五首·其三》横幅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7)

孙超 行书赵孟頫《次韵齐彦学士中秋雨后玩月》横幅

书法报(赵孟頫的秋声与今人笔下的赵孟頫)(图28)

易中华 楷书赵孟頫《咏怀六首·其一》小品

标签:

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侵权或涉及违法, 请联系我们删除, 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s://baikequanshuo123.com/108637.html

佚名

倾诉你的情感,分享属于你们的故事
私聊 +关注

Copyright 2005-2020 【白克生活】 版权所有 | 桂ICP备2021009604号-3

声明: 部分信息与图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如内容侵权与违规,请与本站联系,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处理,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