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投稿 > 文章详情

盗火雄兵(陕北论——井蛙之见)

日期:2022-09-20 17:17:05作者:佚名人气:+

盗火雄兵(陕北论——井蛙之见)

《汉书·地理志》中记载:“天水、陇西,山多林木,民以板为室屋。及安定、北地、上郡、西河,皆迫近戎狄,修习战备,高上力气,以射猎为先”。

陕西按地理位置及风俗习惯,可分为陕北、关中、陕南。“风萧萧兮易水寒”,特别是到了冬天,这种感觉是最强烈的,那可是寒气入骨的冷,陕北多风沙,气候干旱寒冷,植被稀少而畜牧业发达,民风彪悍,有种义薄云天、视死如归的强悍、韧性,明清之前一直是多民族交汇融合之地;“关中自古帝王都”,十三朝古都的历史底蕴,让其充满了荣耀和沧桑,特别是周秦汉唐的定都,更让其充满了自豪与骄傲;“小桥流水人家”,吴侬软语、亭台楼阁不止吴越地区有,陕南自古就被称为小江南,汉中更是汉高祖刘邦的龙兴之地。在秦没有统一天下之前,陕北地区常常被匈奴、戎狄所占据着,秦始皇吞并天下后,派蒙恬将军出击匈奴并修筑长城,使得匈奴很长时间不敢南下牧马。至此,榆林、延安地区正式被纳入了华夏版图,并被划分为上郡。

盗火雄兵(陕北论——井蛙之见)(图1)

一、地理环境

现在的陕北的地区主要指榆林、延安地区,先秦时期被称为“上郡”。地处黄土高原腹心地带,母亲河黄河最大的湾环绕宁夏、内蒙、陕西而过,留下了富庶的河套地区和让人叹为观止的晋陕大峡谷。以前一直是中原王朝的战略要地,如今更是陕西省的经济要地,榆林地区这几年的GDP都是紧随西安之后,而人均GDP更是远超西安。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中,陕北地区大概就是千沟万壑、水土流失、民风彪悍、羊肚子手巾、信天游等等,其实这些都是一些表面现象,就像你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旅游,只是留下走马观花的感官印象一样。如果你翻阅一下历史书,或许里面的记载会让你惊愕,比如公元四百年左右,大夏国的缔造者赫连勃勃有次牧马来到无定河畔,便发出了这样的惊叹:“美哉!临广泽而带清流,吾行地多矣,自马岭以北,大河以南,未之有也”。他说的“临广泽而带清流”的河流指的就是无定河,后来便把国都建造于此,这便是赫赫有名的匈奴人最后的一座也是至今遗留下的唯一的一座都城——统万城(地址:榆林靖边白城则村)。即便是今天,你翻看一下延续了上千年的地名,好多都带有海子、滩、湾等等(像镰刀湾、天赐湾、乔沟湾、雷龙湾、金鸡滩、海则滩、杏花滩等),大约也可以猜到,陕北地区至少在唐代以前是个水草丰茂的地方。在唐代以后,游牧民族渐渐地被征服,转而定居进行农耕生产,因此上草场被大量的破坏,开垦成农田,久而久之,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不可修复的影响。

根据历史文献,在明末和清末,陕北地区的自然环境越加的恶劣,从不断激起的民变及农民起义就看的出来。民以食为天,好多史书记载的饥民、暴民、流民、流寇等都是因为饥荒而铤而走险的,每每在史书中看到这样的记载时,我真的是心如刀绞。即便是新中国成立后,这里的自然环境还是没有多大的改变,土地贫瘠水土流失严重,农作物产量极低。电视剧《血色浪漫》中就有钟跃民在陕北插队时的桥段。

自然环境恶劣,最大的问题就是水土流失严重和风沙大,陕北地区冬季和春季风狂缺雨,从西伯利亚来的寒风肆意的在黄土高原上狂奔着,像死神的号角样,整个天空如同被黄色的帷幔罩住了,不辨南北。在寒冷的冬季,整个大地也冻得如同铁板一样,树木早已失去了水分,一脚下去能踹断胳膊粗的一颗树,更别提什么农作物的栽培了。而到了夏秋两季,气候是暖和了,也能种植一些农作物,但是多山洪,爆发的山洪夹杂着大量的泥沙从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中席卷而来,带走了一年的收成,也带走了牛羊等牲畜,甚至人的生命,只留下一片狼藉。在自然面前,人的生命是如此的脆弱与卑微,而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生命又是如此的坚韧与强悍。

然而如今的陕北早已今非昔比了,退耕还林成效显著,一代代治沙人如愚公样与恶劣的风沙斗争着,只为守护自己的家园。毛乌素沙漠正在被一代代治沙人所征服,或许不久,毛乌素会成为历史,而“临广泽而带清流”的景象一定会重新回到人民的生活中来。

盗火雄兵(陕北论——井蛙之见)(图2)

二、风俗习惯

王培棻,这个清末光绪年间的翰林大学士,比起李鸿章、曾国藩、左宗棠、张之洞、胡雪岩等风云人物,简直就是无足轻重的一个小人物。可就是因为他的那篇“调研报告”《七笔勾》,使他的名字永远的与陕北(准确的说是“三边”地区)联系在了一起。正如那个毫不起眼的道士王圆箓,因为敦煌文物的发现,使得他的名字永远的与敦煌联系在了一起。

王培棻的《七笔勾》,客观的说,虽有夸大之嫌,却并未失去其真。也就是说王大人对于当时“三边”地区人们的风俗习惯、居住饮食、男女生活以及地理风貌等是做过一番客观的实地调查的。但是他提议让皇帝放弃这块“化外之地”,作为西方传教士的传教之地,就难免有点汉奸之嫌了,华夏版图那真是一寸江山一寸血换来的,岂能轻言放弃?时至今日,三边地区仍有许多基督教教徒,但是当时好多所谓的传教士都是假借传教士的外衣从事一些文物走私、间谍勘测等类似的活动,就像斯坦因忽悠王圆箓自己是印度人,和当年的唐三藏样,是洋和尚,来敦煌取经回去普度众生,文化层次有限的王道士便被斯坦因所忽悠,被骗走了不少珍贵的敦煌文物,让国人的心在滴血,真是有文化真可怕,没文化更可怕。

《七笔勾》中有这么一句“塞外荒丘,土鞑回番族类稠”,这一句倒是非常贴切。因为这一地区处于农耕和游牧的交接地带,自古便是四战之地,加上临近河套平原这个大粮仓,三日便可饮马渭河,兵锋直指长安,战略位置至关重要,回想一下颉利可汗和天可汗李世民当年的“便桥之盟”便可知道,要是能守住陕北地区,何至于如此呢。所以陕北地区历朝历代也就成为各个割据势力的争夺对象,像匈奴、鲜卑、突厥、党项、羌等等,都在这块土地上厮杀过。虽然马蹄声早已远去,但是他们的后代还在不断地联姻、融合,一代代的繁衍至今,以至于形成了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方。

特别是在陕北这个地方,你如果信誓旦旦的说你是纯血统的汉人,那可真是“且认他乡作故乡”了,因为我们现在所谓的汉人,只是通过“户口”这个法律确认的文字形式而认定的,并不是从我们的基因以及血统而进行追本溯源考察出来的。再加上华夏族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融合不断包容的民族,特别是一些少数民族取得统治地位后,一般都会通过与当地的世家大族进行政治联姻而巩固统治地位,因此上,有着五千年悠久文明的中国,同样也有着五千年血与火的拼杀与融合,谁敢说自己一定是哪个民族呢?

陕北地处农耕和游牧的交界地带,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陕北地区不适宜大面积种植小麦、水稻,但非常适合放牧和荞麦的生长,因此牛羊肉便成了陕北人餐桌上常见的饮食,像什么羊杂、粉汤羊血、羊羔肉、烩羊头、风干羊肉、羊肉剁荞面、荞面圪托、麻辣羊蹄、驴肉盖米饭等等,让人回味无穷。明代后期,马铃薯的引进解决了不少饥荒问题,而陕北地区的沙土是最适宜种植马铃薯的,因此这边的人也常调侃道:靖边有三宝,土豆、洋芋、马铃薯,最让人惊讶的是他们能把马铃薯做出几十种菜肴来,什么洋芋叉叉、土豆炖牛肉、炒土豆丝等等都是手到擒来的拿手家常菜。陕北农村几乎家家都有个地窖,过冬的时候用来储存土豆的,就和东北地区储存大白菜一样。

盗火雄兵(陕北论——井蛙之见)(图3)

三、人物性格

我自小在渭北高原的铜川地区长大,因为铜川地理位置和煤炭资源的原因,加上陇海大动脉的辐射作用,铜川在新中国成立后,便汇聚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劳动者,尤以河南和陕北人最多,也最能吃苦。所以我自小便接触过很多陕北人,毕业后也来到了榆林某化工单位谋生,因此对陕北人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

陕北人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坚韧和幽默。像《明史》中这么记载:“榆林为天下雄镇,兵最精,将材最多,然其地最瘠,饷又最乏,士常不宿饱。乃慕义殉忠,志不少挫,无一屈身贼庭,其忠烈又为天下最。事闻,天子嗟悼,将大行褒恤,国亡,不果”。因为榆林、延安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四战之地,加上多民族的融合,民风不是一般的彪悍,我去街上买东西时都会碰见两个或者几个四五十岁的人干架的,酒后打架更是常事,民警好像也习以为常,过来只是训斥一番就走了,有时我也调侃道:难怪“圣人布道此处偏遗漏”啊,和谐社会任重道远。在这千沟万壑的黄土高原上长大的人民,吃着缺少油水的饮食,也很少穿过绫罗绸缎,但是最穷的地方人们,他们的信仰往往是最忠贞的,他们的骨头也往往是最硬的。想想明末三大军团之一的“秦军”(另两个是关宁铁骑和天雄兵)的兴亡就知道了;想想抗日战争期间,毛主席及党的一众领导人在延安地区展开的土地运动就知道了。

七笔勾中有这么一句:“云雨巫山哪辨秋波流,因此上把粉黛佳人一笔勾”,就是说这边的女子长的不好看,而且很原始。这么说王大人的确有点不厚道了,大家都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哪个女子不爱美啊,陕北地区当年穷的肚子都填不饱,哪有闲钱涂脂抹粉、描眉化黛啊。再说了女子嘛,三分靠长相七分靠打扮,这也难怪“冠军候”霍去病打通河西走廊后,匈奴人失去焉支山和祁连山时,痛苦的悲唱道:“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可能女人们更痛苦的是失去了焉支山吧,毕竟打仗那是男人们的事,女子只要美美的。而今你再来陕北,特别是延安地区,那女子真是一个比一个俊,真是顾盼生姿、眉目多情,不过陕北女子的美不同于南国女子的美,南国的女子过于妖艳,身若无骨、吴侬软语让人酥麻;而陕北的女子,就像寒冬的腊梅,有着一半的热烈和一半的傲娇。

“米脂的婆姨绥德的汉”,陕北的男子身体普遍比较魁梧,这应该得益于其环境气候和民族融合的结果吧,而且很有幽默感。说到这有的人可能有疑惑了,怎么陕北的大老爷们还有幽默感呢?是的,人们往往执着于表象,就像说张飞张三爷也有一手好毛笔字时,人们也会感到惊诧一样。我把这种幽默也归结于历史上长期以来民族融合的结果。像电影《老兽》中,老杨对莉莉说:“我们这儿的牛喝的是矿泉水,吃的是有机草”。当时就把我逗乐了。

陕北人的性格就像陕北高原上随处可见的山丹丹花样,热烈奔放却不顾影自怜。鲁迅先生说过:唐人有胡气。这种胡气,就是包容、就是气度。大唐之所以称大,是因为其包容,包容了五湖四海各个民族、各个部落、各个属国,西至中亚、西亚甚至地中海地区,东至朝鲜半岛以及日本等。这种胡气得益于北魏孝文帝的民族大融合政策,至此以后鲜卑族与华夏族真的是骨肉相连、血浓于水了,而且唐太宗李世民本身就有胡人血统。在唐以前,陕北地区早就进行着民族大融合,匈奴、鲜卑、羯、氐、羌等少数民族,都在这边土地上统治过、厮杀过,也包容过、信任过。因此,总的说来,陕北人更有胡气,也更加的包容。

盗火雄兵(陕北论——井蛙之见)(图4)

四、未来发展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如今陕北的发展真可以说是翻天覆地。记得上大学时,神木就以高速发展的经济出现于各个网络平台,遍地豪车、免费医疗、免费教育等等,让还在学校的我惊叹不已。周围的同学也询问我,神木到底有多豪,说实话,我也很懵,因为我所了解的和他们所知道差不多。

当然,当时神木经济的迅速崛起,主要是靠资源的肆意开采,再加上陕北人口本来就稀少,人均GDP肯定增长的非常快,这和当年的铜川几乎是一个模式,如今铜川早已被划入资源枯竭城市了。因为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这些都是不可再生资源,虽然储备量巨大,但总有开采完的那一天。比如榆林地区因为有着丰富的矿藏被称为“中国的科威特”,而榆林、延安地区更是有着丰富的石油储备,在榆林、府谷、鄂尔多斯一带,底下矿产更是无法估量,如果真到了那一天,这块土地上的人们该何去何从?

是的,只有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近几年,国家对生态环境的保护已经提到了国家战略层次上来。过度开发、肆意开采早就被禁止了,如今的陕北地区主要依托于当地丰富的矿藏,转型于化工生产,榆林地区已日渐发展为中国的化工基地,这样不仅提高了资源的利用率,也增加了一次能源的附加值,像煤制甲醇、制烯烃等等。曾经让人叫苦不迭的风沙和日照,已被应用于风力发电和光伏发电,现已成为西电东输、西气东输的一部分。

陕北地区环境的改善那是有目共睹的,禁牧和退耕还林以及治沙固沙等一系列措施成效显著,漫天黄沙的景象很难再见到了,由于年年都在植树造林,山洪爆发的频次也减少了不少。更直观的印象就是,中国四大沙漠之一的毛乌素沙漠正在被一代又一代的治沙人所征服,人进沙退成绩显著。

作为西部旅游的始发站,陕北地区独特的风景绝对会让人流连忘返的,像九边重镇之一延绥镇的“镇北台”,雄踞榆林城北面,镇守着国家的北部边防,被誉为“天下第一台”。有被黄沙淹没千年之久的匈奴人最后的都城——白城子(统万城),依稀诉说着往日的兵戈与繁华,离白城子不远沿着无定河向上游走,就是内蒙的巴图湾水库,夏来消暑秋来赏天地之大美。有如万马奔腾、战鼓声声的壶口瀑布,那壶口瀑布的气势,正如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精神样,让人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息。还有那一望无际的千沟万壑,以及千沟万壑之中生长的山丹丹花等等。

提起红色旅游,陕北地区更是当仁不让的。以毛主席、周总理等为首的领导人在延安地区待了十三个春秋,期间,辗转陕北各地,留下了不少动人的传说和诗篇。像毛主席的《沁园春·雪》就来自于冬日后的这片黄土地: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

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标签:

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侵权或涉及违法, 请联系我们删除, 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s://baikequanshuo123.com/108868.html

佚名

倾诉你的情感,分享属于你们的故事
私聊 +关注

Copyright 2005-2020 【白克生活】 版权所有 | 桂ICP备2021009604号-3

声明: 部分信息与图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如内容侵权与违规,请与本站联系,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处理,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