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科投稿 > 文章详情

宦海风云记(破迷开悟侃烦恼(一六八))

日期:2022-09-22 20:18:18作者:佚名人气:+

宦海风云记(破迷开悟侃烦恼(一六八))

才不正用误前程

宦海风云记(破迷开悟侃烦恼(一六八))(图1)

古往今来,谁不钦慕才华横溢之人?他们胸有丘壑,腹有乾坤,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一举跃为出类拔萃者,世间能有几多如此幸运?

孰料人才也有自己的苦衷,即:一怕藏在深山人未识,二怕一朝惊艳又露丑。

倘若说,前者怪罪于社会流弊,那么,后者则归于自我失误,更令人扼腕。

在引领盛唐气象的“仙宗十友”中,宋之问与文彩四溢的李白、王维、孟浩然、陈子昂、贺知章等人相提并论,足见其卓尔不群,才情过人。遗憾的是,只因才不正用,导致后人敬其才华,而鄙其人品。

以史为镜,宋之问误入歧途,无疑给当今德不配位者一记当头棒喝。

才名卓著天下知

大唐为诗歌王国,宋之问称得上时代的幸运儿。

时人常叹科举门前白发翁,宋之问十九岁便进士及第。二十岁因诗成名进入皇家文学馆,三十四岁时授爵五品,已跻身朝廷高官行列。

宋之问第一次崭露头角是与唐中宗唱和诗歌时。那一年正月三十日,中宗游宫中昆明池,即兴赋诗,君臣奉命纷纷和诗,计有百余篇。

中宗下令在帐殿前搭座彩楼,命当朝顶级才女上官婉儿登楼评诗裁定,选一佳作为御制歌词。

群臣聚集于彩楼之下,片刻间,纸落如飞,皆为落选之作,众臣各认姓名自行拣去。

彩楼之下仅剩宋之问、沈佺期,二人的诗作等待上官婉儿的最后裁决。

沈佺期与宋之问同为宫廷诗人,自负诗才,两人名气不分伯仲,诗坛并称“沈宋”。二人都擅长五言诗,在当时无能出其右者,并创造了七言律诗的新体,故此,成为唐代律诗的奠基人。

不一会儿,一张纸片从彩楼飘然而下,众人争相取来观看,乃是沈诗。

上官婉儿评论道:沈、宋两诗旗鼓相当。但沈诗结尾是“微臣雕朽质,羞睹豫章材”,虽说自谦,不过“词气已竭”;宋诗结尾是“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仍“犹陟健举”,即高昂有力。

宋优沈劣自见。沈佺期听后只能折服,不敢再争辩。

宋之问诗才再次出尽风头是武则天当政时。那一天,武后御驾临幸洛阳龙门香山寺,心情大悦,乃“命群官赋诗,先成者赐以锦袍”。参赛诗篇优劣仍由上官婉儿裁决。

左史东方虬作《咏春雪》最先交诗,武后践诺赐以锦袍。东方虬“拜赐,坐未安”,宋之问呈上《龙门应制》一诗,计四十二句,二百八十六字。“文理兼美,左右无不称善”。武后“乃就夺锦袍衣之”。

这是一个富有戏剧性的场面,东方虬得到御赐锦袍尚未焐热,又被武后抢过来,披到宋之问的身上。“龙门夺袍”一时成为文坛佳话,亦为宋之问平添不少荣耀与光彩。

树高千丈忘不了根。宋之问每获饶著声誉,总会想起父亲的辛苦栽培。

宋之问出身在并不显赫的门第世家,老父宋令文虽起自乡间,但是“富文辞,且工书(法),有力绝,世称三绝。”

这里说的“有力绝”,指他有神力,曾赤手空拳将一头疯牛摔死。唐高宗时任左骁卫郎将,兼古籍图书管理。

在父亲的影响下,宋之问和弟弟宋之悌、宋之逊自幼勤奋好学,各得父之一绝。宋之悌骁勇过人,曾带领八条好汉,将七百敌军打得落荒而逃;宋之逊精于草隶;宋之问则工文词。宋氏三兄弟各领风骚,成为乡人美谈。

自荐枕席留笑柄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以自己的才能为王权服务,是每个出仕之人必由之路。宋之问也概不能外。

宋之问本可以凭借皇家平台,在才学上层楼更上,然而,却误入了左门旁道。他不甘心只作一名诗人,一心想做大官,妄想媚附权贵来攫取荣华富贵。

宋之问春风得意之日,正是武则天亲临朝政之时。史书说,“武后雅好文词乐章,宋巧思文华取幸”。即是说,宋之问利用一技之长,当作猎取功名的敲门砖,绞尽脑汁投其所好。

这一时期,宋之问写了大量为女皇歌功颂德的应制诗。应制诗多为尊命应酬之作。例如明明武则天游天玩水,宋之问则颂扬道“吾皇不事瑤池乐,时雨来观农扈春”。是说女皇不是“公费旅游”,而是赶趁时雨前来视察农事的。宋之问由此成为史官疵议对象。

他恬不知耻地称:“践畴昔之桃源,留不能去;攀君之桂树,情可何之。”宋之问趋炎附势,不但不感到羞耻,反而乐此不疲,一心向上爬。

宋之问看到,北门学士出入侍从,礼遇尤宠,便垂涎三尺。北门学士是唐代分化宰相权力而设置的官职,武后时,北门学士则成为她的“智囊团”,官职离宰相之位仅一步之遙。

宋之问讨要北门学士官职被拒,便打起了情感牌。那时武则夭已是六十六岁的老女人,而宋之问正值三十四岁的青壮年,身材伟岸,容貌俊朗,加之才高八斗,便自荐枕席,欲“沾女皇的雨露”。

他为武则天特作《明河篇》,以神奇瑰丽的笔调咏赞秋夜银河的美好,在扑朔迷离的氛围中抒发天上、人间的离愁别恨。最后四句尤为爱昧:“明河可望不可亲,愿得乘槎一问津。更将织女支机石,还访成都卖卜人。”

译作大白话意思:哎呀!我和陛下您之间就像被银河阻隔的牛郎织女,看得见却接近不了。我是多么渴望乘坐天际竹筏来寻织女啊!看不到竹筏踪影,我就捎上织女织布使的石梭,远赴成都去找算卦的严君平,替我卜算织女现在何方,能否有缘和她在一起。

《明河篇》流溢缠绵、凄迷和伤感的情调,隐隐透露欲说还休的怅惆。

从诗意理解,时人认为宋之问不仅想要高官,甚至想做武后的面首,纷纷指责其卑鄙无耻。

唐代《本事传》载:武后读罢宋诗后,对学士崔融说:“吾非不知之问有才调,是以其有口过。”其意说,朕不是不知道宋之问有才华盖世,只是他有口臭,朕实在接受不了。

《唐才子传校笺》:“盖以之问患齿疾,口常臭故也。之问终身惭愤。”宋之问为了尽快治愈口臭,希冀得到武后宠幸,用《控鹤监秘记》的话说,“之问遂终身衔鸡舌之恨”。

有人说文中“鸡舌”即为鸡血石,错也。笔者查阅医书,实为鸡舌香,又名母丁香,是丁香成熟的果实,因形状酷似公鸡舌头而得名。用它泡水漱口对治疗口臭疾病确有良效。

宋之问谄不得官,媚不改命,便转而奉承武后近幸的媚臣,宴乐优游,自感“志事仅得,形骸两忘”。这种追求,使得宋之问逐渐沉沦、坠落。

武则天建立大周后,在一个叫奉宸院的地方,供养从全国各地挑选来的年轻貌美男宠,以便武后临幸。

宋之问对武后本想“以身相许”,无奈身边早有了“莲花似六郎”的张昌宗及其兄弟张易之,宋之问未能如愿。

为了能让张氏兄弟侍寝多吹枕边风,以利加官进爵,宋之问放下文人清高和自尊,竭力攀附二张。

张氏兄弟“雅好其才”,宋之问甘当“枪手”为之代写谄谀诗篇。有一天早上,宋之问去见张易之,张恰逢内急,他忙给提尿壶。

《新唐书》:宋之问“至为易之奉溺器”。《控鹤监秘记》所载大同小异:“之问尤谄事二张,为持溺器,人笑之。”

有人评说,宋之问是大唐最恶心的诗人,没有之一。此言不禁让人联想起梁启超先生的一段精彩之论:“就只有这一群献殷勤拍马屁的下作奴才,天天想着新花样儿糟蹋自己。”

卖友求荣臭名扬

宦海风云变幻莫测,作为诗人宋之问,不费心思钻研艺术,却削尖脑袋去钻营权术,不务正业的报应终于降至他的头上。

神龙元年,武则天去世,唐中宗继位。树倒猢狲散,男宠二张被送上断头台。宋之问被贬为泷州参军(官名)。

泷州在当今广东罗定地区,唐代时尚属于蛮荒之地,许多谪贬官员因难以适应那里恶劣的自然环境和生活习俗,往往一去不复返,沦为异地鬼魂。

宋之问行至汉江渡口,饥寒交迫,身心疲惫,倍加思念故乡,想恋亲人。然而,由于自己做的坏事太多,没有颜面见江东父老,有感而发,写下《渡汉江》一诗:“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后两句则成为流传千古的金句。

人的感觉很敏感,先甜后苦倍觉苦。史书说,宋之问“事艰难,慕念昔荣”。他日夜惦念曾经的锦绣华庭。于是瞒着朝廷,偷偷溜回洛阳,躲在好友张仲之家中,蹭吃蹭喝,以观朝廷风向。

这天深夜,宋之问披衣起夜,见张仲之屋里亮着灯,走近窗口偷听到张仲之在和驸马都尉王同皎密谋,要除掉当朝宰相、武则天的侄子武三思。

天助我也!宋之问认为这是个立功升官的好机会,便连夜喚醒侄子,让他速向武三思告密。

那时,武后虽死,但是她的残余势力仍很大。不久,王同皎被斩,恩人张仲之被抄家灭门。而宋之问不但赦免了私逃洛阳的罪过,还当了鸿胪主簿。

宋之问庇护武后余孽武三思,卖友求荣的可耻行径,史书这么记载:宋之问“由是擢鸿胪主簿,天下丑其行”,同时“深为义士所讥”。

剽窃佳句杀外甥

宋之问令世人感到不耻的还有一桩丑闻,为了剽窃外甥刘希夷两句好诗,竟将外甥残酷杀害。晚唐韦绚在《刘宾客嘉话录》记载了此案。

唐穆宗长庆元年(公元821年),《陋室铭》作者刘禹锡在白帝城谈话中提及:“刘希夷曰:`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其舅宋之问苦(酷)爱此两句,恳乞,许而不与。之问怒,以土袋压杀之。宋生不得其,天报之也。”

这里说的是,刘希夷将新作《代悲白头翁》请舅舅宋之问指教,宋之问对“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两诗句十分欣赏,请求外甥将两句诗让给他。刘希夷顾及情面答应了,不久又后悔了。宋之问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恼羞成怒,让家奴用土袋将他活活压死。史称“杀甥偷诗”“因诗杀亲”。

《唐才子传》这样描述:宋之问“使奴以土囊压杀于别舍,时未及三十”。刘希夷去世时年仅二十七岁。

“土囊压杀”为唐代流行的杀人法。即用装满黄沙的麻袋,压住被害人的胸口,使其窒息身亡。这种刑法在《水浒》中武松曾提及狱中所用。

宋之问将外甥的诗作占为己有,在《全唐诗》中亦露出了马脚。

大凡读过《全唐诗》的人,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个奇怪的现象,在刘希夷名下收录《代悲白头翁》;在宋之问名下也收录这首诗,只是改了一下标题,将“洛阳女儿惜颜色”一句中的“洛阳”二字改为“幽闺”。其余诗句一模一样。故此,甚至有人认为,宋之问可“荣登”中国文坛剽窃者榜首。

德不配位必自毁

《易经》有句话说得好:“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宋之问惯于蝇营狗苟,不只围着一台炉灶转,张易之兄弟垮台后,靠出卖朋友巴结上日暮途穷的武三思,武三思被杀,又马不停蹄去投靠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系唐高宗与武则天之女,唐中宗和唐睿宗的妹妹。“恩宠愈制,贵盛无比”。后因诛杀张氏兄弟有功,加号镇国太平公主。

宋之问丝毫不浪费超群诗才,写诗称颂太平公主,“文移北斗成天象,酒递南山作寿杯”。

宋之问将太平公主与唐中宗最宠爱的女儿安乐公主惦量再三,觉得“安乐公主权盛”,还是攀附她能得到更多实惠,于是“复往谐结”,高格调赞颂安乐公主:“宾至星槎落,仙来月宇空”。

在官场人际关系上走钢丝,无疑是拿性命和前途作赌注。

宋之问在太平公主与安乐公主姑姪之间厚此薄彼,“故太平公主甚恨之”,她到哥哥中宗那里告上一状,“发其知贡举时赇饷狼籍”。揭发宋之问知贡举时曾受贿。

这次,宋之问真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唐中宗将其下迁为汴州长史,宋之问不及赴河南开封上任,又谪贬为越州长史。越州即今浙江绍兴。

中宗驾崩,睿宗即位。认为宋之问依附张易之,投靠武三思,灵魂卑污,屡不悔改,实属死乞白赖的无格之徒,便将其流放到更偏远的广西钦州。

两年后,唐玄宗继位。他的母亲就死在武则天手里,所以对武氏死党恨之入骨,当然,宋之问在劫难逃。《旧唐书》载:“先天中,赐死于徙所”。而《新唐书》则说:“赐死桂州”。

《新唐书》描述宋之问赐死现场是这样的:宋之问接到赐死圣旨慌了神,在屋里来回踱步,直打转转,脑门上沁出密密麻麻汗珠,人到死时真想活啊!

传旨大臣负有监死责任,对宋之问一个劲地磨蹭实在不耐烦了,忍不住骂了一句:“与公俱负国家当死,奈何迟回耶?”宋之问“乃饮食洗沐就死”,时年五十七岁。

司马光对才与德有段著名的论说:“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

这席话的意思是:才能是德行的凭借,德行是才能的统帅。德才兼备是圣人,无德无才是愚人,德胜过才是君子,才胜过德是小人。

对号入座,宋之问理所应当,不,当之无愧地安排于小人位置上,如此操作,谁敢说德不配位!

标签:

本站所发布的文字与图片素材为非商业目的改编或整理,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侵权或涉及违法, 请联系我们删除, 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文地址:https://baikequanshuo123.com/109515.html

佚名

倾诉你的情感,分享属于你们的故事
私聊 +关注

Copyright 2005-2020 【白克生活】 版权所有 | 桂ICP备2021009604号-3

声明: 部分信息与图片素材来源于互联网,如内容侵权与违规,请与本站联系,将在三个工作日内处理,互联网不良信息举报邮箱: